南乡子·渌水带青潮_宋朝晏几道的诗词

南乡子·渌水带青潮_宋朝晏几道的诗词插图1

1、南乡子·渌水带青潮_宋朝晏几道的诗词

渌水带青潮,水上朱阑小渡桥。

桥上女儿双笑靥,妖娆。

倚着阑干弄柳条。

月夜落花朝,减字偷声按玉箫。

柳外行人回首处,迢迢。

若比银河路更遥。

2、宋朝晏几道《南乡子·渌水带青潮》赏析

这首词写人,刻画了一位十分优美传神的少女形象。

上片首二句写景,为人物出场设置环境;一条清撤的小河,带着碧绿的潮水,向远处缓缓地流去;河上架着一座两边围着红色阑干的小小渡桥。朱阑映渌水,碧波泛青潮,景物闲雅优美,色彩艳丽鲜明,短短两句即展现出一幅令人神往的画面。“桥上女儿双笑靥,妖娆。倚着栏干弄柳条。”“柳条”二字语意双关,既指柳条随风飘扬的情景,又指少女美丽迷人的腰肢。接着三句刻画人物。词人不写她的眉,不写她的腰,也没有摹绘形容其发型、妆饰和身材,而是把镜头对准“女儿”面颊上那两个迷人的酒涡。既突出了特征,又省去许多笔墨,跳出了前人描绘女性的窠臼。紧接着用一个两字短句“妖娆”,加以赞叹,说她无比娇美动人,别的都不须细看,只要看一眼她脸上那两个笑容可掬的酒涡就足够了。从句法结构上说,“妖娆”也是贯通下句的。此时此刻那位“女儿”正独自靠着桥上的朱阑,手里摆弄着柔软细嫩的柳条。这是作者摄取的第二个镜头。如果说第一个镜头是静态,那么第二个镜头则是动态了。“女儿”摆弄柳条,不知是探春还是惜别。含而不露,留下联想和思索的空间。上片五句,分为两层,先拉开幕布,推出景物,然后描绘女主人公的形象,一静一动,层次极为分明。

下片从月夜花朝写起,少女先是摆弄杨柳,此时又在月夜里吹奏起了玉箫。这优美的境界愈发使女子的形象扑朔迷离,让人浮想联翩。“柳外行人回首处,迢迢。若比银河路更遥。”最后两句,通过“行人”的反应来赞美“桥上女儿”容貌出众、技艺超群。每当人们看到她面颊上那迷人的“双笑靥”,听到她所吹奏的“玉箫”声时,便情不自禁地停步不前,都要留恋地回头瞻望。然而佳人近在咫尺,却亦远在天涯,若想与她相会,只怕比渡过迢迢的银河还要遥远。像谜一样美丽的女孩终究还是一个未解的谜,也许,她是仙子从天而降,在人间作短暂的停留,那纤尘不染,高雅脱俗的绰约风姿,让世人可望而不可及。

这首词意境瑰丽、神奇,形象刻画宛如水中月、镜中花,不需浮辞艳采,却充满了遇物生辉的意境和情趣。

3、宋朝晏几道的其它诗词

踏沙行
[ 宋朝诗词  晏几道的诗词 ]

宿雨收尘,朝霞破暝,风光暗许花期定。

玉人呵手试妆时,粉香帘幕阴阴静。

斜雁朱弦,孤鸾绿镜,伤春误了寻芳兴。

去年今日杏墙西,啼莺唤得闲愁醒。

临江仙·身外闲愁空满
[ 宋朝诗词  晏几道的诗词 ]

身外闲愁空满,眼中欢事常稀。

明年应赋送君诗。

细从今夜数,相会几多时。

浅酒欲邀谁劝,深情惟有君知。

东溪春近好同归。

柳垂江上影,梅谢雪中枝。

愁倚阑令·花阴月
[ 宋朝诗词  晏几道的诗词 ]

花阴月,柳梢莺,近清明。

长恨去年今夜雨,洒离亭。

枕上怀远诗成,红笺纸、小砑吴绫。

寄与征人教念远,莫无情。

4、宋朝的其它诗词

江城子·湖上与张先同赋,时闻弹筝
[ 宋朝  苏轼 ]

凤凰山下雨初晴。

水风清,晚霞明。

一朵芙蕖,开过尚盈盈。

何处飞来双白鹭?如有意,慕娉婷。

忽闻江上弄哀筝。

苦含情,遣谁听?烟敛云收,依约是湘灵。

欲待曲终寻问取,人不见,数峰青。

舟中
[ 宋朝  徐照 ]

秋气清如水,推篷夜不眠。

芦花新有雁,莎叶尚鸣蝉。

心向征途老,诗凭物景全。

渔童看月上,吹笛柁楼前。

生查子
[ 宋朝  朱淑真 ]

秋气清如水,推篷夜不眠。

芦花新有雁,莎叶尚鸣蝉。

心向征途老,诗凭物景全。

渔童看月上,吹笛柁楼前。

本文来源网络

版权声明:若无特殊注明,本文皆为《诗词歌赋网》网络转载而来。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文章标题诗词歌赋网

本文链接https://wen.nnen.cn/83916.html

: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删除